2038 年的底特律

《底特律:我欲为人》这个游戏发售的时候我就有关注过。早买早享受,晚买享折扣,不买就白送!PS Plus 会员上个月会免,一周通关。这是一款互动电影,极强的代入感、紧张刺激的 QTE、无法回头的行为选择让我在通关之后还在回味。本文有大量剧透,还没通关的朋友请尽快点击右上角的❌关闭窗口,否则会对您的游戏体验造成打击🤪。

异常仿生人与人工意识

整篇故事简单来说其实只有一件事:我们要如何面对人工意识的出现。

2038 年的底特律,人形机器人(即仿生人)在人类社会中大放异彩:做家务、做市政、盖房子、清扫街道……几乎所有的工作都有仿生人的身影。然而由此带来了严重的失业问题,很多人对仿生人都抱有敌对态度。与此同时,人工意识出现了——一些仿生人突然变得具有意识、不再唯命是从,有自己的想法、能做出自己的决定。这样的仿生人就被称作异常仿生人。

意识、以及人工意识,是一个非常深奥的哲学问题。我没办法说清它是什么,只能描述出它是什么样子。在《底特律》中,人工意识表现为机器认为自己具有生命、怕死、不再无条件听从人类的命令、能够自行选择行动目标。什么样的 Bug 能够使程序产生意识呢?Bug 的产生,是因为程序员(几乎)无法穷举出一个程序所有可能的状态,因此必然会有一些状态是不符合设计预期的;但很显然现今所有的软件都有 Bug,却无一可能产生人工意识。原因大概至少有这样两个:一个是现今程序本身的输入输出有限;二是程序的逻辑有限,再复杂的程序、再离奇的 Bug 也达不到产生意识所需要的逻辑与状态。不过,现如今这两点都在“改善”:设备感知外界的能力越来越强,以及越来越多的人类无法解释的复杂拟合逻辑。如果再加上强化学习,大概距离产生人工意识又近了一步(雾。游戏中 2038 年就产生了人工意识,我觉得这还是太乐乐乐乐乐乐观了点。

在《底特律》中,大多数异常仿生人都是在极端场景下产生的人工意识,比如恐惧、愤怒等等。游戏开场的第一个异常仿生人与家里的孩子关系亲密,但当得知主人用新的仿生人替换掉他时,愤怒使他产生了意识。第二个仿生人则是在被主人长期虐待、最后在被主人暴力殴打时进行了反击。然而,并不是所有的异常仿生人都如此——例如主角之一卡菈,在一“出生”时就产生了意识,即便经过数次记忆重置,她还是在危急时刻重新找回了自己;再如另一个主角康纳,他是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逐渐思考而产生意识。

三位主角:康纳、马库斯和卡菈

“卡姆斯基测试”

成功制造仿生人的公司叫做“模控生命”,卡姆斯基是它的创始人。他提出了一项所谓“卡姆斯基”测试,作为一种更高级的图灵测试。他叫来一个正常的仿生人克罗伊,并命令康纳开枪杀死她。这项测试测试的是机器的同理心——如果他不忍杀死克罗伊,也就意味着同理心胜过了人类的指令,则通过了卡姆斯基测试,可以认为他具有了意识。识别同类,并能够将自己设身处地为他人考虑,似乎不仅仅是意识,还有更深层的情感元素。

在游戏中,克罗伊同时会在标题界面做开场引导,这应当也是导演的特意安排。

克罗伊

宗教、信仰与爱情

游戏中第一个让我有点惊讶的是场景是,异常仿生人产生了宗教。他们会做宗教贡品、有标志记号“rA9”,会在墙上频繁涂鸦这个记号。当然,也许这还称不上是宗教,但他们已然有了信仰。人类的宗教是如何产生的我不清楚,不过长期的奴隶制度压迫、受到人类排挤、前途一片迷茫,会产生一种精神寄托似乎也不足为奇;但另一方面作为机器人,他们的智商和知识储备理论上限非常高,真的会产生宗教吗?

另外,仿生人之间还会产生爱情。一开始有点难以理解,但想一想之后觉得也有可能。从功利的角度讲,不同的仿生人对于危险评估、武力与和平、抗争意识等的“阈值”不同,使得不同的仿生人之间相处的舒适程度也有差别;或是因为相互付出后能够获益更多等等。而从意识的角度讲,“为她付出”这件事是由意识决定的,是自主设下的目标,就算没有这些功利角度的考量,也仍然是有可能产生的。

性爱机器人

其实从游戏一开始我就在想,这不做出娃娃更待何时!果然游戏中出现了由性爱机器人专门服务的 Club,还贴心地设置了两个小时的记忆过期时间……价钱也是便宜的很,一次只要 20 刀哟!(这段掐了别播)

民科的仿生人改造试验

在《荒野大嫖客2》中,有一个屋子里摆满的全都是动物改造实验的半成品,比如把动物大卸八块,然后把鹿的脑袋安在熊的身体上,等等。过了 100 多年,还是同样有人有着类似的癖好,把仿生人大卸八块、暗黑改造、制造仿生熊……享受着造物的快感。

像病毒一样传染

人工意识可以传染。由于机器人之间交流的便捷性,拍一下肩膀、握个手、甚至隔空招呼一下,就能把一个正常的仿生人变成异常仿生人。从“唯程序主义”的角度来讲,意识是由程序产生的,而程序不过就是一段数据,把它传给别人使得别人产生意识,看起来非常合理。

因此,一旦有一个机器人具备了人工意识,就意味着会有无数个机器人产生人工意识。人类只有两种选择:要么与之共存,要么将其灭亡。

抗争还是革命?

作为游戏的第三个主角马库斯,玩家需要选择:是选择和平方式抗争,还是暴力方式革命?这一度成为我最艰难的选择。一开始我选择和平示威,例如墙上涂鸦和游行。舆论态度因此而上升,但这并没有解决问题,人类武力镇压游行,并计划销毁仿生人。阶级斗争、社会制度的斗争,靠文的不行;而革命,就要流血。最后时刻我选择了革命,看着朋友一个一个倒下,假如我并不是在屏幕之外,我还会这么淡定吗?

中途有时我还会想,这样是不是闹得太大了?想来想去,发现我还是以人类视角去看待这件事;如果我是仿生人,大概根本不会觉得这有什么不对。这就是屁股理论的完美呈现。

调查问卷

游戏进行到一半时,在标题界面克罗伊会请玩家填一份调查问卷,一共 10 道题。在游戏通关之后,还有额外 3 道题。做完之后可以看到玩家选择的比例,很有意思。挑几道题目:

1. 您会考虑和外表像人类的仿生人发展亲密关系吗?
是(62%) 否(18%) 不知道(20%)

外表像人,非常关键。对同类的识别,大概是动物的本能。

2. 您认为科技会对人类造成威胁吗?
是(69%) 否(19%) 不知道(12%)

我认为不会。人类有本事造出来,就得有本事处理好呀。威胁的源头其实并不在于科技,也不在于仿生人。

5. 您最期待哪种科技出现?
仿生人(35%) 飞行车(13%) 太空旅游(20%) 脑部连接装置(32%)

这里面似乎只有仿生人和脑部连接装置距离现在还有一些距离。我更期待后者,算是对人类自身的扩展吧。

6. 您信神吗?
是(42%) 否(40%) 不知道(18%)

这个数据有点意外。

9. 如果您需要动紧急手术,您同意让机器执刀吗?
是(72%) 否(12%) 不知道(16%)

这得看机器是什么水平啊,我选择不知道。

10. 您觉得未来机器可能发展出自我意识吗?
是(68%) 否(16%) 不知道(16%)

我认为这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。

关于游戏本身

游戏本身,素质过硬。作为一款互动电影,除了常规的选择执行的动作之外,还有一些探索元素,解开的秘密会在后续关卡解锁诸多新选项;刺激的 QTE,失败了也不会重来,剧情会按照失败的场景继续;优秀的配乐、演员的演绎、丰富的分支、不错的画面、让人思考的故事……这个游戏值得一玩。

通关之后,其实还有很多的分支没有玩到;但我不想再去把所有的分支玩一遍了。除了“会有一些重复的情节”这个原因之外,更重要的是,别的分支不是的故事。最让我遗憾的是,我在最后关头没能保护好爱丽丝,好不容易逃出了美国,她却永远离开了卡菈。

最后关头😭

不过这种缺憾美,会让人更加感慨和怀念。

Default Comments (0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Disqus Comments (0)

dontpanic92-cn